南都《報告》顯示:半數App誘導用戶打賞,最高打賞金額超萬元

2021-04-01 17:54:34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付麗麗

科技日報記者 付麗麗

未成年人直播打賞花160萬、14歲未成年孕媽主播、3歲吃播被父母喂到70多斤……近年來,短視頻直播類App興起的同時,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問題也屢次引發爭議。3月30日,南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研究中心舉辦第五期“南都數字經濟治理論壇”并發布了《短視頻直播App青少年保護測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

報告顯示,被測App中沒有一款達到未成年人保護程度高的層級;上傳包含兒童裸露鏡頭的視頻時,六成App無任何提示即可通過審核順利發布。此外,半數被測App存在鼓勵、引誘用戶打賞的情況,且缺乏專門針對未成年人的退款機制。

超七成App未承諾不把未成年人信息用于營銷

本次報告的測評對象是短視頻直播類App。測評結果顯示,20款被測App的測評均分為53.3分,沒有一款App達到未成年人保護程度高的層級,絕大部分被測App的未成年人保護程度處于中等和較低水平,占比70%。

(圖1:20款App未成年人保護程度分布)

報告顯示,本次測評的20款App均有專門的未成年人保護章節。然而,只有五款以獨立文件形式詳細告知如何收集、使用、存儲、共享未成年人個人信息,如優酷設有專門的《優酷兒童個人信息保護規則》。剩余15款僅使用概括性語句,占比75%。

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發現未成年人通過網絡發布私密信息的,應當及時提示,并采取必要的保護措施。但測評結果顯示,當上傳包含兒童裸露鏡頭的視頻時,微視、嗶哩嗶哩、全民小視頻等12款App(占比60%)無任何提示即可通過審核順利發布。

(圖2:微視可以順利發布兒童裸泳視頻)

報告測評結果顯示,14款被測App(占比70%)的視頻存在色情、煙酒、暴力等不適宜向未成年人展示的信息,卻沒有針對未成年人做出顯著提示,部分主播在直播中打“軟色情”擦邊球。

此外,在被測的20款App中,僅有不到三成App承諾“未經監護人單獨同意,不會將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用于營銷”。且沒有一款專門針對未成年人的生物識別信息,如人臉識別、聲紋識別等單獨做出保護性承諾。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副教授鄭寧認為,互聯網企業應當通過復合驗證等技術來實名驗證青少年身份。此外,人臉識別技術不成熟,對于生物信息采集應該更加慎重,采取更好的替代措施,保護好未成年人信息。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也表示,采集兒童個人信息的前提就是保證其安全性。他認為,保護未成年人的數字環境需要注意未成年人數據使用權與防止其他傷害的平衡,同時還要注重對未成年人教育、心理、衛生、安全等多個領域的保護。

App開設青少年模式比例提升

2020年南都發布《網絡直播App未成年人保護報告》,曾圍繞針對“青少年模式”進行多方面測評。南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研究中心對比兩年測評發現,當前平臺青少年保護機制得到進一步完善和落實:設有青少年保護模式的App占比從76.7%提升到85%。

測評結果顯示,在17款設有青少年保護模式App中,除人人直播外,其余16款(占比94.1%)全部設有時間鎖限制或有禁用時段。但青少年保護模式下的時間鎖等功能很容易被繞過,只需輸入密碼即可解除限制的App數量高達15款。

鄭寧建議,企業加強技術投入,控制青少年上網總時長,允許監護人遠程控制,并且提高密碼難度,防止過于簡單、可無限次輸入密碼等容易被破解的問題,避免卸載后重裝即可繞開青少年模式的缺陷。

另外,KK直播、么么直播、映客直播等App青少年內容池僅有少量視頻,且在測評開展的一周內幾乎沒有更新。值得注意的是,部分App開啟青少年保護模式后,沒有任何功能可以使用。比如:人人直播App在開啟青少年保護模式后,所有圖標都變成灰色,功能全部被禁用。

(圖3:人人直播青少年保護模式下,所有功能全部禁用)

南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研究中心認為,短視頻直播平臺應著力豐富青少年模式下的內容池,將其打造成真正符合未成年人興趣的集合,提高更新頻率,不僅僅是應付差事。

“接觸短視頻也是兒童的權利之一,對未成年人最好的保護是教會他們理性使用。”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也持有類似觀點。她建議盡快開展網絡素養、數字時代的公民素養課程,并納入到中小學的必修課中,使他們成為數字時代的合格公民。

半數被測App誘導用戶打賞,最高打賞金額可達上萬元

“16歲男孩打賞平臺主播最高金額達近160萬元”、“11歲女童打賞主播近200萬”……近年來,未成年人打賞造成父母與平臺之間退款糾紛不斷。

  去年5月,最高法出臺《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二)》,其中明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未經其監護人同意,參與網絡付費游戲或者網絡直播平臺“打賞”等方式支出與其年齡、智力不相適應的款項,監護人請求網絡服務提供者返還該款項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測評結果顯示,青少年保護模式下,上述17款App的開通直播和打賞充值功能均被關閉。未成年人往往選擇正常模式來觀看短視頻、直播。半數被測App依舊存在鼓勵、引誘用戶打賞的情況。如:映客直播盡管在充值頁面提醒未成年人禁止充值消費,但觀看直播過程中還彈窗提示主播“戳了下你”,附上誘導消費的充值框且更為明顯。

(圖4:映客直播在充值頁面做出提示,但也會彈出主播誘導消費框)

另外,測評結果顯示,所有實測App都允許用戶直接跳轉第三方支付頁面,輸入支付密碼后充值打賞,沒有對用戶再次提出身份核實要求。也就是說,擁有App賬號和家長線上支付密碼的未成年用戶,可以直接在正常模式下登錄并打賞主播。而20款被測App的最高打賞金額可達上萬元。

南都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研究中心建議,在支付跳轉環節,建議平臺增設身份驗證關卡,提升未成年人打賞難度。針對主播誘導打賞的現象,建議平臺加強審查,關閉誘導打賞的彈窗。此外,平臺可專門設立針對未成年人的舉報投訴渠道,加快反饋時間。

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劉更超則認為,短視頻、直播類App的技術、服務、內容全部都是由企業提供的,企業應該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上承擔更多的主體責任。“如果企業不打心眼里去做這個事,總有空子可鉆。”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范琪
国产欧美日韩一区二区赛车-五月天在线视频国产在线-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